他是个不务正业的跑者但也pb224的常胜冠军

在中国各地的马拉松领奖台上,在赛道上由外籍选手领跑的“第一军团”旁,人们总是可以看见一个黄色皮肤的帅小伙,开口笑露出一口大白牙,看见摄影师格外就会注意自己跑姿,他希望朋友圈发出来的照片全是自己帅气逼人的脸庞。。。。。。这个小伙儿就是李伟,一个多次战胜外籍选手获得全马、半马冠军的大神。

上小学时,李伟像所有调皮的男孩子一样,不爱学习,不好管教,当时他的父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束他。现在的很多家长为了“安置”小男孩过于旺盛的精力,会让他们练习一些体育项目,十多年前,李伟就被父母送到了自己体育老师身边。这是他与跑步的第一次“触电”,后来一发不可收拾。

从小学到初中,再到高中,李伟一直都是学校的“特殊份子”,上完文化课,然后在众多同学羡慕的眼光中,正大光明地离开满桌子作业去训练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他一直跑得很快,时光也随着李伟的脚步飞快向前。到了上大学这一年,他没有成为一名大一新生,而是成为了一名喜欢“不务正业”的专业队队员。

训练队的生活非常枯燥,“宿舍——训练场——食堂”三点一线。但年轻的灵魂总是很容易找到充实自己的东西。十几岁的少年们,晚上训练结束,在休息之前,总是要吆五喝六的组团打游戏,但这群人里永远没有李伟,他有一项“特异功能”——晕游戏。

“就是很奇怪,我看到那种像CS类型稍微有晃动的游戏,就会头晕。所以一直不怎么玩游戏。”李伟记忆里,晚上寝室楼道里此起彼伏的巨大键盘敲击声,师兄弟们在宿舍之间找寻组队战友的呼喊声,声声入耳,对他来说却没有一丁点儿吸引力。

“我平时喜欢看书。”李伟又补充说,“就是电子书,哈哈。那时训练队的领导看他们不休息也没别的办法,只能断电。不过对我来说,也没有什么影响。”

没办法参加游戏团战,没有人沟通,一心只读“圣贤书”的李伟,慢慢培养了自己很多其他的兴趣爱好,读书、唱歌、打桌球,还有——写毛笔字。

到现在,有空闲的时间李伟还会练书法陶冶情操,当年他还靠它获得了一笔不菲的收入。“就是投稿嘛。然后我们市出了一本书,里面有我的毛笔字。还给了我2000元,当时特别开心,比比赛拿了奖还开心。”可能是因为这证明了他不仅仅是腿跑得快,手上握笔的功夫也颇有天赋。

除了写字,他还是一位“全能选手”。每逢有节日队里需要有人组织表演节目,总是能看见李伟的身影。“反正成绩也并不怎么样,每天净想着不务正业了。写写字啦,上台唱唱歌啦,这些都是我经常干的事儿。哈哈哈。毕竟文体不分家呀。”这位专业的长跑运动员,硬生生在专业队单挑无聊的日子里,给自己培养出了浓浓的艺术家的生活气息。

性格跳脱活泼的李伟并不适合枯燥单调的生活。于是在24岁的运动员巅峰时刻,他选择了退役。“其实,对于运动队来说,损失挺大的。但是我觉得自己想去尝试另一种生活。”

当年李伟所在的市运动队,运动成绩达到一定水平就可以安排工作,对于李伟来说这份工作可以轻而易举得到,问题只是在于,它适不适合他。“当时领导们都不同意我退役,然后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了他们,”李伟回忆说,“但后来我发现,退役后的生活好像还是在重复之前的状态,训练、吃饭、睡觉。唯一不同的是我从被训的人,变成了训别人的人。”

从前,李伟在专业队是队长,经常安排组织师兄弟一起去训练。现在,依旧是日复一日的面对着训练,还要照顾一帮1993年出生,甚至2003年出生的“小屁孩”,这份肩负重任的“老师”工作,显然没有带给他任何生活里的惊喜。

“我觉得跑步对于我来说肯定是一辈子的事情。但当时觉得自己已经练了这么多年,想休息一段时间,”李伟说,但有时候身体和思想是会脱节的,“那时大概有一个月时间,我彻底不跑了。那个月我感冒了四场,节奏很稳定,一个星期一回,哈哈哈。我又重新开始跑步以后,病全好了。但我那些学生还是跑不过我,当老师嘛,还是要他们崇拜一下的。哈哈哈。”

日子依旧是无聊、单调、一眼可以望到人生边际,没过多久,它像是彻底激发了李伟的性格中热爱新鲜事物的跳跃因子,或许当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但却明白了自己不喜欢现在的生活。于是,他再一次“退役”了。

退役之后,李伟已经没有机会以“专业运动员”的身份参加比赛,但作为业余选手的他也经常去跑步,但参赛目的却各不相同。不用再像专业队里一样枯燥的刷圈训练,李伟给自己的定的训练计划是“以赛代练”。

“节奏基本会控制在一周一马吧。大部分时候都是以赛代练,但有的也是要认真跑跑的。但是我现在认真的时候不多了,所以不怎么拿冠军了。哈哈哈。”作为专业运动员,赛道上每跑一步都要计算配速,但李伟现在参加很多比赛比较在乎赛道上感受到的快乐。

“偶尔也是要认真跑的。还是要抢枪名次,跟黑人朋友竞争一下的。”但这种训练方式显然只适合李伟这种有天赋的运动选手。

一般情况下李伟是没有机会在赛道上遇到跑马大部队的。“我参加比赛很少遇到很多人,跑在前面,要么就是我把别人甩掉了,要么就是别人把我甩掉了。但陪我老婆跑的时候感觉也是蛮神奇的。”

大神的跑马之路永远是宽敞的,他们通常没感受过拥挤的人潮——大家互相挤着向前。通常也不会看到很多跑者超过自己。当有了新的体验,李伟的内心戏也是特别足的。“我在赛道上陪着我老婆跑,一路反超,心里就想‘这帮人还没我老婆跑得快’。看到有人超过我们又想‘有人超过我了,蛮不爽的’。作为一个运动员,虽然只是陪跑,但好胜心还是要有的。”

今年的11月,李伟作为中国的特邀选手参加了雅典马拉松。传递圣火他也有幸参与了其中。雅典,怡人的地中海气候,蓝天白云,大片的蓝顶教堂和白色屋子,湛蓝色的海面,历史上第一场仅有一个人参加的马拉松在这里发生,相信每个热爱跑马的人都会对这片土地怀有热烈饱满的情感。

能够重跑两千五百年前斐力庇第斯跑过的胜利之路,虽然李伟当天感冒了,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他激动的心情。“站上赛道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身体不舒服,就只想静静感受一下这个赛道,这样也是特别有意义的,慢慢跑呗。没想到,发令枪一响,我瞬间就冲了出去。看来身体里还是有专业运动员的印记在的。”

跑到半途,身体实在不舒服的李伟自动放慢了脚步,最终他以238的成绩完赛。“成绩的话,我自己觉得还可以。”李伟笑着说,“这场比赛我跑完了感觉自己还蛮感动的。跑在马拉松最原始的赛道上,身体虽然不舒服但我坚持了下来。再想想公元前490年,这位伟大的马拉松跑者当时身体肯定也不舒服,也没有赛事补给,只能一直跑一直跑。”

快到终点时,早早等在附近的同伴递给李伟一面中国国旗,他身披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冲过终点线的画面,被当地的电视台实时直播了出去。比赛结束,李伟的导游告诉他,在雅典的华人朋友圈已经炸了,他们看到这一幕都非常感动。

“其实冲过终点线的时候,我就想象自己是传递消息的斐力庇第斯,感觉无比荣耀。”内心住个戏精的大神又说,“我还告诉那些华人朋友,我披着的国旗,是来自祖国的问候。哈哈哈。”

在李伟心里,尽管自己喜欢跑步,但他已经坚持跑步近20年了。“如果我自己不能从跑步中不断发现新的乐趣,即使再喜欢也很难一直坚持下去。雅典盛产哲学家,我也受到了一点影响。哈哈。”

很少参与跑团活动的李伟机缘巧合下遇到了一个好朋友——严肃跑者陈龙,对待跑步完全不同风格的俩人却格外投缘。

有一次他们一同在饭店吃饭,陈龙向李伟请教怎么科学训练,李伟向服务员借了纸跟笔,帮陈龙简单的写了训练计划。这原本是件朋友间特别简单的事情,没想到两年之后陈龙提起那张纸,说这张“墨宝”已经被他用相框裱了起来,挂在了自家墙上。“我听到这话还蛮开心的,毕竟这是朋友对你的认可。”

今年的上马时期,《领跑者》需要一位封面人物,李伟向他们推荐了陈龙。“一方面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位人在上海的跑者,另一方面因为他对他跑步特别认真,特别严肃,速度也很快。还有就是因为他颜值高嘛。哈哈哈。”这期的杂志中有关于陈龙跑步的故事,而他的故事里又有很多李伟的身影。“这大概就是同性跑者之间的CP感吧。”

在没遇到雅典马拉松之前,李伟最喜欢的马拉松是新加坡的日落马拉松。“日落马拉松”,是在凌晨出发,它的赛道起终点旁有摩天轮,特别漂亮,跑得慢的跑者也会有惊喜,可以看到美轮美奂的日出。

整场马拉松虽然有几万人参加,但赛道上却特别安静。路很窄但没有人争吵,也不拥挤,每个人都在静心享受跑步。在李伟心里,这是一场所有参与者纯粹为了跑步而去跑的马拉松。

安全第一的前提下,活到老跑到老。(芝华安方)